吾爱福利航导大全

作者:芄璃

1

在客厅抽掉半盒烟的功夫,晓蔓还是没有出来。

我知道童童一向容易入睡,晓蔓还在轻声哼着歌,不过是为了躲我。这一回她倒是换了战略,不再撒泼哭闹,大抵也是知晓我不会再因为她的眼泪心软,索性躲在儿童房逃避现实。

我忘不了下午站在医院交费处的窘迫与难堪,如若不是这次爸做手术急需用钱,我竟不知家里的账户只剩下三千块钱。

妈动用了她和爸存的养老金,瞧着我的脸色实在难看,多少也猜到了原因。妈一向不是多言的,尤其是从不对我和晓蔓的生活指手画脚,这一点我十分感激。可这次,她却摇头叹气,说了些看似无关紧要的寻常话,实则是在敲打我该好好审视我和晓蔓的关系,也该好好思量思量我们这个家庭。

“建玮啊,这做男人的不仅要处理好外面的事,家里的事也该多关心。”

“你这孩子心眼实又心肠软,这是优点也是缺点。”

“晓蔓这孩子,不大与我们老人家亲近,这性子什么的,也只有你这个枕边人最清楚。”

……

我听着妈的话,低头不语,我深知她所指,心中百感交集。

家里的收支一向是归晓蔓打理的,在此之前,她已经屡屡有过不打招呼便动用家庭不动资金的行为,吵过闹过,最后都因为她的眼泪而抹平。

可这一次,我是真寒了心。账户消失四十万,我没有收到银行短信,想必又是她偷偷动用我手机删了信息的结果。

下午拨通晓蔓电话时,她正在麻将桌上摸牌,听到我提及卡里钱的事,她吱唔应付几句,我考虑到她旁边坐着的都是些尖耳朵与碎碎嘴,所谓家丑不可外扬,于是挂了电话,让她早些回家再说。

晓蔓回来时,一身的烟味,棋牌室里常有的气味,她借口身上味重,躲进了浴室里。

喂童童喝了小半碗米粥后,童童有了困意,于是晓蔓又有了躲着我的借口,抱着童童进了儿童房。她企图以逃避来化解这件事,她是吃准了我的性子,拖个三两天事情自然而然也就过去了,可她似乎忘了前不久才向我再三保证过日后用大数额的钱一定与我商量。

我抽着烟撕扯着头发,只觉得满心疲惫。四十万,整整四十万,就悄无声息的从家庭账户中消失了,只留下三千块钱,如若家里有急事,怕是应急都不够。

怪只怪卡一直由晓蔓保管着,今天接到妈电话我才拿了卡急忙出门,得知了卡里的真实情况。

晓曼拖了许久,从儿童房门底下的缝隙里看到客厅还亮着灯,猜到我是不等到她出来不罢休,这才慢悠悠的从童童房间退出来。

我将卡扔在茶几上,黑着脸询问钱的去处。

她起初支支吾吾,一会儿说钱拿去放贷了,一会儿又说借给朋友急用了,过几天就还。

“谁开口就是四十万的借?有欠条吗?”我攥紧了拳头,不留情面的戳穿道。

“都说了是朋友,打欠条多不好意思。”她继续嘴硬。

“哪个朋友?你的朋友我都认识,我们现在就打电话核实。”我拿起了手机。

“你干什么呀!”晓蔓一把夺过我的手机,她顿时红了眼圈,带着哭腔说道:“你就是不信任我。”

“呵,李晓蔓,你在我这里还有诚信可言吗?”我别过脸去,不想再看到她那张假装无辜的脸。

“许建玮,你发什么疯,我不就是暂时用了下钱吗?我要跟你说了你能同意吗?难不成我嫁给你这么多年还不值这四十万?”

又是这句话,这句让我耳朵起茧的话。我知道,接下来,她一定要哭诉自己对这个家的付出,哭诉为我生儿育女,哭诉我把她当外人,这都是她惯用的伎俩了。

“别跟我扯那些,你就直说,钱去哪儿了?”我没好气道。

“借给我弟买房了,你知道他什么情况的,要是没有婚房,他谈的那个女朋友是不肯嫁的,难道你忍心看我弟娶不到老婆,忍心看我家绝后?”晓蔓抹着眼泪哭道。

“借?李晓蔓,你确定这钱还还的回来?”

“你什么意思啊,等他们结婚了,努力个十年八年的,总能还上啊,再说了,就算还不上,你做姐夫的,帮帮他不应该吗?”

“应该?什么是应该?这些年你贴补了娘家多少,我要真跟你算算的清吗?你家就是个无底洞,不论你填多少都吐不出来。这么一大笔钱,你什么也不跟我商量就拿,你想没想过我们这个家怎么办?”

“你工作稳定,不是还有外快赚吗?咱家也不急用钱,你也马上发工资了,我……”

“李晓蔓,我们离婚吧!”

2

距离晓蔓负气回娘家已经整整一星期了,工作上遇到些问题,我实在有些应付不过来,每天还要遭受来自丈母娘和小舅子的电话轰炸。

“小夫妻吵吵架多正常,你一个大男人包容包容不就完了?这就是你不对了,这么长时间了还不来跟晓蔓道歉,晓蔓整日抹眼泪,我的女儿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丈母娘说话的口气一贯如此,不论如何,吾爱福利航导大全我和晓曼之间有矛盾错的必定是我。我在心底冷笑,说得理直气壮,难道她不知道我和晓蔓无数次的吵闹都是因为他们这家人?

夜晚,童童环着我的脖子,嘟囔着小嘴说:“爸爸,妈妈怎么不回家?”

看着童童那张酷似晓蔓的脸,我的心狠狠撕了一把。这些天我脑子里只有离婚二字,我却忘了,离了婚,童童就成了单亲家庭的孩子了。

“童童,我是说如果啊,如果爸爸妈妈分开了,你要跟着谁?”我抚摸着童童的小脸问道。

“爸爸妈妈为什么会分开?我不要爸爸妈妈分开。”童童说着,垂下了头。

“大人总有大人的道理,童童还小,不需要明白。”我叹气道。

“爸爸,是不是妈妈又惹你生气了,爸爸别生气,妈妈没有乱花钱,妈妈给童童买了好吃的,买了漂亮衣服,还报了英语班。”童童眨巴着眼睛小声说道。

我的心头一颤,没有任何一刻像现在这样恨晓蔓。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她竟教会了四岁的孩子说谎,那是半年前的事了,没想到在孩子心里,这样的谎言竟成了不让父母吵架的良药。说到底,还是我纵容的结果。

半年前,晓蔓背着我给岳父母报了旅游团,还给了他们钱让他们买东西。账户上一下少了三万块钱,问及晓蔓时,她便将童童推出来挡枪。她说这笔钱给童童报了英语兴趣班,现在的小孩子都是早早的便开始学英语,早早熏陶,语感才会好。

我纳闷什么兴趣班要三万块钱,晓蔓只说是外教班,学费是贵一点,收效却是很好的。童童在她的教唆下也撒了谎。

为了让我信服,她去幼儿园接童童时每天故意晚回来两小时,其实那两个小时她都带着童童在室内游乐场度过。

知道真相是在冰淇淋店撞见两人的时候,童童躲在晓蔓背后不敢说话,手里的甜筒化了流淌在她软乎乎的小手上。

那一次,我和晓蔓在冰淇淋店大吵一架,童童吓得直哭,晓蔓撒泼骂我没良心。

“我爸妈不就是你爸妈嘛,让他们出去旅游怎么了?”晓蔓哭道。

“你就不能跟我说一声?我能不答应吗?你还教童童撒谎!”我怒道。

“我还不是怕你说我偏心,给我爸妈报了旅游团没给你爸妈也报一份。我这也不是为了不让你多心,我也不想的啊……”

她总有各种理由,每每闹起来倒显得我像是那个恶人,似乎她所有的行为都是在为我着想为我考虑,而我却是那个不近人情的坏人。

童童从我们的争吵中猜到我们吵架,都是因为钱,她想当然的认为,她的谎言可以避免我和晓蔓的争吵。想必当初晓蔓教童童说这些时,也是告诉孩子如果不这么说爸爸妈妈就会吵架。

“童童,爸爸告诉你,小孩子是不可以撒谎的,爸爸给你讲过匹诺曹的故事,说谎话鼻子是会变长的。”我耐心教导着童童。

童童点点头,小小年纪,我竟看到她叹了口气。

3

我自知外在条件不如晓蔓,能娶到她我一直都觉得是自己撞了大运。因而,我对晓蔓向来都有求必应。我对她不差,她是知道的。我只有一个要求,夫妻间理应坦诚。

可就是这最基本的,晓蔓都做不到。我知道她时常骗我的症结在哪里,不过是因为刚结婚那年我拒绝了出钱给她父母的房子翻新装修。

可当年,我也是有难处的。我不过是个软件工程师,毕业五年,工资虽不低,平时还接些私活赚外快,可结婚差不多花光了我所有积蓄。

父母出钱付了我和晓蔓婚房的首付钱,我十分感激。晓蔓家张口便是三十万彩礼,为了娶到晓蔓,我咬咬牙还是给了,加上办婚礼、装修婚房,我几乎不剩什么钱。

可晓蔓不知道,她提出给她父母的老房子翻新装修,算是我做女婿的一点心意。我郁闷,我几乎没要晓蔓陪嫁什么东西,彩礼钱等于悉数进了她父母的口袋,拿这笔钱装修不就行了?

可晓蔓说,父母养她一场不容易,她以后就是我许家的人了,彩礼钱她打算让她父母留着养老,她是指不上她那个不成器的弟弟了,希望我能再出钱翻新一下,让她父母体面高兴。

结婚初期,我多少是在意面子的,自尊心要强的我总不能跟晓蔓说因为娶她我花光了所有积蓄,我没有钱,我只能借口推脱。

晓蔓后来虽然没再提这件事,可她心里却从此有了症结,总觉得我是不愿在她爸妈身上花钱的。

婚后,晓蔓有了身孕,于是辞去了银行的工作,专心在家待产。我每个月的工资及外快悉数上交,晓蔓都存在我们的家庭账户中。

我是信任她的,那张银行卡我虽知道密码,可却放在她身上,银行预留的也是她的手机号码。因而,账户有任何变动我都不知情。

也是从那时起,晓蔓开始偷偷摸摸往娘家拿钱,从一开始的小数额到后来的大数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