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阴下载链接

“打你?骂你?呵呵,真是可笑,你不是大楚国人人尊敬,人人畏惧的皇吗?你不是当年叱咤朝堂楚国唯一存活下来的皇子吗?

你不是楚煜吗?不是坐拥楚国第一美人苏莲,莲贵妃的楚皇吗?你不是当年战场上,所有将士都誓死效忠的皇上吗?可笑,真是可笑。

楚煜,我告诉你,如今就算将你千刀万剐,也解不了当年你骗我,害我,背叛我,追杀之罪恶。

你以为,你用这样的方式将我囚禁在这楚国的皇宫之中,然后再故作虚假,百般对我好,我就会原谅你,就会当做从前的一切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楚煜,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起,哪怕用尽你的生命你也无法偿还,我就是想要看看,你楚煜到底能够无情无义到什么地步。

我说过,我良儿若是当日不死,他日必定会亲手血洗你大楚皇宫,这个国家,大楚国,既然我能够一手扶持,我也照样能够亲手将它毁于一旦!”

“良儿!”楚煜看着墨雪渊,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听到她一番话语,似乎不敢相信一般,清澈的眸子,不知道有多少城府,如此深情而又吃惊的看着墨雪渊。

可惜,墨雪渊并没有看向楚煜,当年,若不是楚煜这样深情的眸子,这样深情的眼神,良儿会为了他,甘愿违背师傅妃意愿,离开灵谷,甘愿替他一次次战死沙场吗?

墨雪渊扭头,对上楚煜无比深情的眸子,只是这一次,墨雪渊没有如同良儿当年一般心疼,她只是嘴角扬起无尽讽刺的笑意,冷冷看着面前这个俊美的男子,看着他俊美的脸庞滑落着悔恨的泪水,看着他深情的眸子,透着无尽虚假。

就这样看着他,直到楚煜发现,面前的良儿真的变了,真的变了,她不是他的良儿,不是他的良儿。

“不!良儿,你变了,你不该是这样子的,你不是良儿,你不是良儿。”

楚煜缓缓站起身来,看着墨雪渊,摇着头,不相信面前的墨雪渊就是良儿,他摇着头,看着墨雪渊的容颜,明明是和良儿一模一样的容颜,明明是和良儿一样清冷,可是这双眸子,透着的,是沉淀了几世的淡然,是透着两世的仇怨,就这样冷冷看着楚煜,没有一点温度,除了仇恨,没有多余的情绪。

清纯写真美女媛媛高清图片合集

“变了!?呵!你当初若是没有欺骗我,没有背叛我,没有害我,没有派人追杀我,你觉得,我会变吗?

我变了!?楚煜,你扪心自问,三里桃林出来,到底你变了,还是我变了。

替你征战沙场,无怨无悔,日夜不眠不休,浑身伤痕累累,多次生受重伤差点死去,到底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

收复楚国大地,为你巩固地位,退出军营之地,甘愿俯首称臣,到底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

等你兑现诺言,十里亭内,大雪纷飞,你派人前来,一杯毒酒,你将的功力压制一半,三百近卫,四大高手,你想要我命,没有留情,没有余地,到底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

“碰!”

这一刻,墨雪渊终于忍不住,良儿的记忆中,一件件一件件的回忆,一句句一句句的说出来,她对着楚煜,终于不再沉默,嘶吼声,响彻整个宫殿,楚煜看着墨雪渊,眼眸中,只有震惊,终于承受不住心里的奔溃,向后退去,撞到了烛火上,整个人摔在地上,无比狼狈。

墨雪渊看着他,嘴角冷笑,倾国倾城的容颜在烛火中被映照,格外美丽妖娆。

“你也会心虚,你也会后悔,你也会承受不住吗?

当年,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追随着你,来到楚国,双手沾满无数鲜血,只要是违背了你的意愿的,我从来不多问一句,便将人斩于剑下,我的双手,沾满了无辜的鲜血,我每次午夜梦回,面前总是出现哪些无辜人的脸。

那个时候,你可知道我是怎样过来的?因为我追随的人是你,你所说的,无论对错,无论功过,无论真假,只要你想要杀的人,我便替你杀,你想要的天下,我便替你征战沙场,毫无怨言,可你呢?

十里亭,一杯毒酒,三百近卫,四大高手,楚煜啊,楚煜,当真是我高看了你对我的感情,还是我低估了你想要杀我的心。”

墨雪渊看着楚煜,此刻的楚煜跌坐在地上,抖阴下载链接即使身穿龙袍,俊美脸庞,即使满腹城府,心机颇深,即使他的心里充满了邪恶肮脏,可是这一刻,他的双眼中只有震惊,他的心里只有对墨雪渊的恐惧,他的嘴里,只有无数所为悔恨。

这一刻的楚煜是多么可笑,这一刻的楚煜是多么狼狈,当年战场上,对良儿好言好语哄着的楚煜,这一刻,居然开始畏惧墨雪渊,开始害怕墨雪渊。

墨雪渊看着楚煜,真是讽刺,无比可笑,她忽然觉得,当年良儿所为楚煜做的一切,不过是一场笑话,也许良儿是这样觉得的。

在良儿的心中,楚煜曾经是她的天,是她的一切,是她今生唯一的依靠,也是她此生唯一深爱的人,她可以为了他违背师傅意愿,她可以为了他遮掩自己的容颜,她可以为了她和一群军中大男人生活在一起,她可以为了他不惜手刃无辜之人,双手沾满鲜血,午夜梦回每每不能入睡,熬夜到天亮,然后继续征战。

可笑啊,当初的一切如今都变成了笑话,良儿的痴心错付,真心错给,最后变成这样的悲剧,如今,若是良儿还活着,良儿面对楚煜,恐怕再也没有一点留恋,只剩下无尽的愤恨了。

“良儿,朕知道,当年是朕一时糊涂,才误以为你想要与朕抢夺江山。

良儿,你是知道的,在这大楚国的深宫之中,母妃为了保护我,拼命挣扎,在无数次威胁和陷害中千方百计的生存下来。

良儿,你应该知道的,我是大楚国的皇子,自古以来,母凭子贵,何况我的母妃,是父皇最宠爱的妃子,所有人,都看着母妃,所有人都看着我,所有的人,都想要我死。

后宫的那些妃嫔门,表面上对母妃很友好,很和善,其实背地里,无数次想要母妃死,想要杀死我,母妃深深知道在这个皇宫之中生存下来,会无比艰难,于是我从小,便开始了与楚国皇宫中的皇子们,明争暗斗。

那样的生活,你更本无法想象,你每吃一口饭,喝一口水,你都要提着万分警惕,因为你不知道你所吃的饭菜里面,你所喝的水里面,会不会有其他人放进来的毒药,你吃了会不会死。

你可知道,为什么我是楚国皇宫之中唯一存活下来的皇子,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会让你双手沾满血腥,而自己,却不愿意去杀人。

因为我从小在深宫中,我要存活,我的母妃,原本是一个单纯天真的女子,因为被父皇看中,便成为了后宫之中的众矢之的,而我,更是人人想要暗害的对象。

可是自打我记事开始,母妃所给我的教导便是让我如何在后宫之中生存,我可知道,父皇有一位妃子,是一个重臣之女,因为如此缘故,她生下皇子之后,便是对我的母妃呼来唤去,母妃可以忍受这些侮辱,可是她,想要加害于我,

于是第一次,母妃让我走进还在襁褓中的小皇子,那是我的皇弟,我靠近他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我是去杀他的,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才年仅八岁,那是我第一次杀人,我所杀的人,便是我的弟弟。

母妃不知道给了我什么东西,很好看,如同一只漂亮的蝴蝶,我将那个东西,按照母妃的吩咐,小心翼翼的放进弟弟的嘴里,等到我和母妃回到宫中,便传来消息,说是丽娘娘杀死了小皇子,父皇大怒,将她打入冷宫,她不肯,便一头撞死在宫中的柱子上。

从那儿以后,我的双手,便一次次在母妃的教导下,一点一点,将皇宫之中所有想要加害我和母妃的皇子妃嫔除掉。

良儿,我的双手也曾经沾满了无数无辜的鲜血,可是你要知道,若是他们不死,那么死的人便会是我,母妃那样一个天真单纯的人,是她在深宫之中处处小心还会被人陷害,所以她才学会了这些手段。

我和母妃,都有我们的无奈,良儿,得到楚国的皇位是母妃的遗愿,这个位置,从我八岁开始我便争夺到此,若不是军中将士拥护于你,我当初也不会动了如此杀心。”

楚煜靠在柱子上,坐在地上,双眼充满了无奈,看着床榻上的墨雪渊,依旧是倾国倾城的容颜,依旧是清冷的气息,高贵优雅,让人深深痴迷,可惜,此刻的楚煜,就连灵魂也是如此卑劣不堪,他连走向墨雪渊的勇气都没有。

无论楚煜曾经怎样,无论楚煜曾经经历过什么,这一切,在墨雪渊眼中,不过是楚煜灵魂肮脏的象征。

墨雪渊看向楚煜,此刻的他,还是当年俊美的容颜,可惜对于墨雪渊而言,无论他是何种姿态,无论他怎样的忏悔,都显得虚伪可悲。

“三国传闻,楚国皇上,自由在深宫中成长,在众多皇子之中虽然没有出类拔萃,可是也是一位少年天才。

楚国皇宫,皇子无数,可是活到最后的,只有你楚煜,可见,你楚煜无论是心机,还是城府,都让人遥不可及,我当初是天真了,相信了你的话,相信了你的真诚,相信了你的承诺,才会不顾一切,与你走出灵谷,替你一次次差点战死沙场。

可惜啊,最后换来的,不过是你一道圣旨,千人追杀,无情背叛。”

“良儿,我知道,当年是我错了,如今,我想要弥补你,可以给我这个机会吗?我想要好好对你,如同当初一样,在三里桃林一样。

对!三里桃林,你说你喜欢三里桃林,你说你以后要在楚国的皇宫中种上一片桃树。

就在这里,就在这里,就在皇宫中,我亲手为你种了一片桃林,虽然没有三里桃林那样宽阔,也没有三里桃林那样幽静,可是这里的桃树也不少,春天的时候也会开花,也会落满了一地的桃花,和三里桃林一样,好看极了。

等明天,等明天我便带你去看,带你去看看我亲手为你种的桃花,还有你喜欢的桃花酒,每一样都和你从前在三里桃林的一模一样,都有!”

提到皇宫中的桃林,楚煜似乎看到了忏悔的希望,他激动不已,站起来,走到墨雪渊面前,高兴的看着墨雪渊,激动开口,欣喜若狂,高兴得不得了。

在楚煜心里,似乎墨雪渊只要看到了他亲手为墨雪渊种下的三里桃林,墨雪渊便会原谅他,良儿便会原谅他,可惜他错了,他面前的人,是墨雪渊,而不是良儿。

无论楚煜是激动,还是欣喜,还是带着雀跃的心情来到墨雪渊面前,墨雪渊对于楚煜,始终只是冷漠,如同冬天三尺寒冰一般,寒冷,没有一丝温度,冷到人的心里,将一切都冰封。

听到楚煜的话,墨雪渊抬眸,淡淡看着面前的楚煜,丹凤眸子清冷,没有一丝情绪,如果不是被死死捆绑,此刻的墨雪渊绝对不会和楚煜在此这般废话。

“还想用虚假的谎言来欺骗我吗?三里桃林?亏你想得出来,就算你种下了一片桃林又如何,就算你想要弥补悔恨又如何。

楚煜,你如今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当初自己双手染满无辜鲜血,找一个心安理得的理由,当真是为了我吗?简直可笑!”

墨雪渊看着楚煜,丹凤眸子中沉淀了几世的冷漠,下一秒便足以将一切都冰封。

“良儿,你还不懂吗?宣朝宴会,三里桃林,这一切都是我为你做的,我不是,我不是为了心安,我是,为了你!”